服务电话:4008-888-888

新闻资讯
云南曲靖昭通两地一批家族黑恶势力被“一窝端”
发表日期:1566190773 浏览次数:72

    云南网讯(记者 赵岗)横行乡里、称霸一方,自设有统一迷彩服加钢管大刀的护村队,还操纵基层政权封官许愿,两个当下版“黄世仁”可谓坏事做尽!4月17日,记者从云南省公安厅获悉,曲靖陆良和昭通镇雄两个家族黑恶势力被警方“一窝端掉”,其横行霸道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他们只有在监狱中回忆“风光”了。

    办案民警介绍,人多欺负人少,这是黑恶势力横行霸道的惯用伎俩,他们利用家族势力,人多势众,以大欺小,强行索取,有的还采取“霸选”“贿选”等手段插手、破坏农村基层选举,通过“拳头政治”染指、操纵基层政权,侵占农村集体财产,村民敢怒不敢言。日前,云南警方重拳出击,连根拔除基层黑恶势力毒瘤,以曲靖陆良钱某平和昭通镇雄陈某仁为代表的一批家族黑恶势力团伙“大厦”轰然倒塌。

    图片来源网络

    钱某平:以“暴”立威,“心腹”可任要职

    自以为可以一手遮天,扫黑除恶让他们沦为阶下囚。在曲靖市陆良县有这样一个家族黑恶势力团伙,为攫取权力、谋取私利、壮大其个人及家族的势力、彰显其强势地位,利用村委会换届选举的机会,打着要为村民“做点事”的旗号,伙同兄弟依靠家族势力支持,纠集社会闲散人员,采用暴力威胁、软禁、封官许愿等方式拉拢选民,操控村委会选举,这就是以钱某平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

    钱某平通过非法手段当上村委会主任后,为巩固权力基础,把持村委会基层政权,以村委会为依托逐步发展组织成员,无视党纪国法随意更换村社长,随意安排心腹人员在村委会“工作”,随意“任命”非选举产生的人员履行村委会班子成员职务,排挤不忠于自己的其他村委会班子成员,暴力阻止他人参选。

    钱某平还以维护嘎古村治安为由成立“护村队”,队员统一配发迷彩服、对讲机、橡胶棒、钢管、大刀等工具。该组织的成员说:“他要求护村队员出门时工具不离身,要打什么人必须向他请示,经他同意的,该干的就干,如果被打伤或者打死,家里面他负责照顾,干出问题来他抵着。”

    钱某平利用护村队震慑村民,多年来以“打”揽权,以“暴”立威,横行乡里,操控基层选举,把持基层政权,逐步发展壮大,以非法控制非法强行“罚款”的方式敲诈在嘎古村地界非法取土洗矿,倾倒废菜叶子的村民,还打着治理嘎古村脏乱差的旗号,私自制定出收取老百姓卫生费、搭桥开口费、养羊管理费等收费项目,为个人和组织成员谋取私利。

    钱某平将所有村社干部的工资卡收由自己保管,按其个人意愿发放工资。该组织欺压百姓,称霸一方,非法牟利,当地村民怨声载道,敢怒不敢言,严重影响了当地群众的正常生产生活秩序。

    陈某仁:公路就是自家后院,强索钱财

    这样的家族黑恶势力团伙发现一起坚决打掉一起,他们除了操纵当地基层政权,家族黑恶势力还有什么样的形式为害一方呢?在昭通市镇雄县,有这样一个家族恶势力,他们在公路上大作文章,强行索取钱财。以陈某仁为首,以其子及亲属为骨干成员和积极参与者,在当地活动猖獗,引发多起寻衅滋事、故意伤害,致多人受伤,给当地社会治安秩序造成恶劣影响。

    陈某仁曾驾驶车辆将路过的挖土机堵住,声称挖土机压坏了自家公路,但该公路属政府修建,强行要求对方赔偿8000元人民币才能将挖机开走,对方拒不给钱,就邀约20余人持钢管、刀等赶来恐吓威胁,对方无奈之下只得支付2500元后将挖土机开走。

    相似的手法,陈某仁女婿赵某发用暴力威胁手段,强行占用了村民家的土地修公路,但该村民在该公路边自家地里修建房屋,并在临公路一侧开设门窗,赵某发以该公路是自己修建的为由要求对方支付1万元才准将门窗开向公路边,对方多次拒绝,赵某发夫妇邀约几十名社会闲散人员持马刀、钢管等砸毁门窗,阻止施工。

    尝到甜头的他们无所不用其极,他们发现很多村民都喜欢在公路两旁修建房屋,这也成了他们暴力获取利益的手段。陈某仁组织邻居修建了一条公路,一村民在该公路边自家地里修建房屋,但陈某仁告知其必须等其子陈某家建完后才能修建。

    待陈某建完后,又以该村民修建房屋遮挡了其子陈某房屋采光为由不让其修建,并要求支付68000元钱才可建房,该村民害怕陈某仁一家遂不敢继续修建。